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吴氏学子 吴氏学子
新京报对话吴子尤:“我和李敖是强者对强者”
发布时间:2016.10.21 新闻来源:新华网 浏览次数:

新京报对话吴子尤:“我和李敖是强者对强者”


    “我和李敖是强者对强者”

    吴子尤称并非崇拜李敖,只是欣赏他

    吴子尤

    1990年4月出生,身高1.81米,5岁开始说相声,6岁开始看卓别林电影,7岁开始试文笔,8岁转向写作,小说、散文、现代诗、古体诗、杂文,无一不猎。原为北达资源中学学生,去年被发现患有纵隔恶性肿瘤,因此住进医院。

    出版作品《谁的青春有我狂》,收录了其8岁到15岁的50多篇作品,其中他病后创作的《让我心痛的妞妞和<妞妞>》一文,对“周国平哲学”提出质疑,令其备受关注。

 
    会和李敖保持书信联系

    《新京报》:10分钟的会面,感觉李敖人同电视镜头中有什么不同?

    子尤:没什么太大不同。他只是从电视里跑到这儿(病房)了。感觉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。很和蔼,而且很有心。我在信中提到想看《教育与脸谱》,他就带给我了。

    《新京报》:你觉得你和李敖是什么样的关系?

    子尤:我想,我和李敖不是探望与被探望的关系,我们的关系是一种强者对强者,高山对高山的关系。我并非崇拜他,只是欣赏他。在这一点上,我和李敖一样不随便崇拜任何人。就像李敖对胡适一样,我们都能冷静地审视对方的好与不好。李敖临走前曾对我说,写信联系。今后,我会继续用书信的方式和他保持联络。

    《新京报》:你在送给李敖的作品扉页上题诗的含义是什么?

    子尤:你也曾青春似我,我也会快意如你。“青春”取自我的书名《谁的青春有我狂》,“快意”源自李敖《李敖快意恩仇录》一书。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也是李敖书中曾用过的句子。

    《新京报》:是否喜欢同作家、作者交流?除了李敖,还有谁对你影响比较深?

    子尤:我好像没有和作者交流的习惯,也没有这个条件。作古的不算,活着的,这个年代值得我见的,也就是李敖了,这个人太突出了。电影方面,卓别林对我影响非常大。我每年都会写关于卓别林的文字。以后若我拍电影,会在片头写“献给我最亲爱的母亲和我最崇拜的艺术家卓别林”。


  写作是为了自娱自乐

    《新京报》:大家知道你,是因为你写的《谁的青春有我狂》,你对这本书怎么看?

    子尤: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题为《两个子尤》,针对有些人对我和我的书的误解。许多人把我想象成一个身残志坚的形象,其实,这本书写的根本不是生病的事。除了《优哉游哉》之外,基本没有涉及我的病。这本书选录了我从8岁到15岁的文字,以编年的形式记录,我觉得很好。从书中能看出,我一直在进步着。

    《新京报》:你把母亲的一篇文章《爱笑》作为后记,为什么?

    子尤:(笑)平时我特别喜欢收集笑话。对于好笑的人、有趣的事,我比别人更敏感。我从小就是这样。上课的时候,有时候突然发生了有趣的事,我就随手记在课堂笔记本上。一翻开,有趣的故事历历在目。生活中的一点一滴我都特喜欢。我觉得生活真是太爽了。

    《新京报》:生活中也爱笑吗?

    子尤:有一次去协和医院看病,我出了医院门就想吐,倒在树旁吐得眼泪都出来了。那天还刮着风。突然间拼出一首词:树旁一阵猛吐,泪水吹向何处?短短几百米路,浑身力气全无。拼出来我就乐了。觉得挺压韵的。就记了下来,写在《优哉游哉》里了。

    《新京报》:还打算再写第二本书吗?

    子尤:我写作是为了自娱自乐。我不是为了写书、出书而去写书出书。我会保持这种自娱自乐的心态。不过,我应该会把自己的生病经历记录下来。

    《新京报》:现在身体怎样?生病对你的影响如何?

    子尤:一次手术,两次胸穿,三次骨穿,四次化疗,五次转院,六次病危,七次吐血,八个月头顶空空,九死一生,十分快活。

    我不想用疾病来撑腰。首先,媒体用的癌症病童一词让我很不爽。其实,我感觉对于癌症的治疗还是比较成功的。现在主要是血小板低,是3000到7000之间,正常人是10万到30万。

    第二,我的储存比较多。生活中的乐趣我依然享有。

  特写

    挑选错字较少图书做礼物

    子尤称,不能让挑剔的李敖一眼看出错别字

    “糟糕,李敖就要来了,我还没想好问他什么问题呢!”昨天上午11点15分,身穿红色T恤、灰色长裤的子尤坐在北大校医院312病房的床上自语。这个身高1.81米的男孩显得沉静,旁边放着一本刚题好字的《谁的青春有我狂》。

    除了床上方的吊瓶架之外,这个房间没有一点病室的气氛。床头蓝色的柜子上,贴着李敖头像的海报“斗士李敖”。五层高的书架上摆满了书,李敖的几本书《李敖回忆录》、《李敖快意恩仇录》、《北京法源寺》、《红色11》等被放在醒目的位置。

    等待李敖的时候,子尤抽空写下了昨天的日记。他说,自己的日记很简单,就是记一记每天发生的事情。日记上还有随笔画的漫画。

    对于李敖的来访,子尤和母亲事先不知情,是一位关心他的朋友通过网络看到媒体的报道,转告他们的。对此,他很开心,“激动得都没感觉了”,但也没做特别的准备。

    子尤送给李敖的是自己的书《谁的青春有我狂》,这本书是前一天子尤让大姨到附近书店买回来的,是第二版。子尤说,第二版错别字较少。“李敖那么挑剔的人,一定不能让他一眼就挑出错别字”。


49.3K

Copyright © 贵州吴氏宗亲吴文化研究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顺新路附51号黔ICP备16008796号 你是第1418位访客!!